热点资讯
公司新闻

急功近利,还是坚守实业

  没有房地产业,中国经济将会怎样?没有房地产业,中国上市公司将会怎样?当卖房保壳事件已非个案之时,我们应该进行冷思考了。
  综编│本刊记者 庄文静
  热门事件
  *ST宁通B在9月2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以公开挂牌方式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转让北京市西城区槐柏树街两套房产,预计产生净利润1200万元。
  仅仅通过卖套房就扭亏为盈,对于辛苦奔波一年,却还在生死线上徘徊的企业来说,无疑是一大讽刺。
  作为上市公司,每年面临重重考试,就像一次次闯关,在扼住企业的咽喉。年终将至,不少上市公司更是在为“期末考试”殚精竭虑。若要突击增厚业绩,卖房卖地无疑成为一条最佳捷径。
  近年来,类似现象出现比较频繁,依靠卖房产、卖资产、卖股权等来保壳的案例也是层出不穷。因此,当*ST宁通B卖房保壳的信息发布以后,投资者并没有感到奇怪,而是对上市公司频频依靠非经营性收入保壳的做法感到担忧。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开始出现这样一批实业企业,他们在顿悟这一“真相”后,开始遣散员工,清理设备,转而出租厂房,专心当起房东。更讽刺的是,一年下来,当房东什么都不用操心,收益却反而多于此前要操碎了心的做实业!
  很严重的问题已经很刺眼地明摆在这儿了。
  股市生态、商业生态经受严峻考验
  要知道,*ST宁通B的母公司——中国普天,是一家具有较强实力的央企,其下属的企业,大多也具有较高技术含量。不少外界人士认为,*ST宁通B即便出现了困难,也应当通过其他方式摆脱困境。
  对于上市公司频繁上演的卖房扭亏之举,虽然在短期间可能脱贫致富,但若不能通过主营业务来扭转公司业绩,终究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上市公司通过卖房产等行为来获得扭亏的目的,并不符合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导向,不值得提倡。从长远角度考虑,上市公司还是应该从多种渠道、多个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
  而独立经济学家马光远近来从另一角度表示:干实业的输给炒房的,这不是房地产的错。让干实业的不输给炒房子的,关键就要让“实”与“虚”的结构再调整、再平衡,将这一比例维持在风险红线以内。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一家上市公司靠变卖房产来保壳就认为实体经济要崩溃了,也不能因为一个地区因为上市公司利润下降、用工人数减少,就认为这个地区的经济不行了。实体经济在下滑是事实,但不能把实体一棒子打死和全盘否定。
  该做回本分的时候了!
  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互联网大佬在反思互联网思维之际,在重视回归商业本质、市场常识之时,可以说实体经济是该重新被关注和重视的时候了。
  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以2016年民间投资的断崖式下滑为例,民间投资增速暴跌让举国震惊,原因是什么?
  对此,马光远一语道破:一是民间投资按照过去的玩法除了房地产,除了做一些以钱生钱的投资,基本都不赚钱了,特别是78%的民间投资领域在制造业领域,而制造业目前处在很困难的阶段,民间投资当然不敢投了。
  二是近年大量的国有资本也游弋在股市和楼市之间。市场经济的竞争与逐利机制,极易让资金涌向高回报率的行业,造成人为的高负债、高杠杆,甚至让一些人醉心于“钱生钱”的资本游戏。
  而部分信贷资金“脱实向虚”的原因,在于当前实体企业面临的经营困难。因此,当下需要分析实业面临的真正困难,并在制度和政策层面帮助实业面临的困难。
  急功近利,还是坚守实业?
  就拿创业项目来说,近年来进行互联网创业的占多数。年轻创业者最向往的就是搞一笔钱,再去投以钱生钱的项目,鲜有人投身真正的实体经济。“整个中国社会弥漫着一种非常不理性的急功近利的歪风邪气,大家都想暴富快富,都在讲故事,忙着估值,忙着圈钱,鲜有人有产业的使命感。”马光远对此非常慨叹。
  甚至,在马光远看来,如果一个企业家能够坚守不去染指房地产,不是傻子就是疯子。能像华为任正非那样不为房地产所动的还是少数。做事业、做实业难了,做的人少了,而投资房产都成为了许多企业保护资本的避风港。因此,不解决实业发展面临的环境问题,不真正在扶持实业上下功夫,通过强制的方式让金融资本进入实业只能是权宜之计。
  “凯恩斯认为:经济学本质是伦理学,是关于道德的科学,但经济学最大的伦理应该是讲究市场原则,而不是处处道德评判。金融资本是逐利的,如何让金融资本在实业看到赚钱的希望,而不是一种政治任务,如何真正发挥市场规则坚守实业还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马光远如是说。